《无题》2019年3月 Shanghai

我没节制的喝着酒

你劝我说喝酒伤肝

我没节制的抽着烟

你劝我说抽烟伤肺

我没节制的挂念着你

可你却始终让我如此伤心


《季节更替,杀死我的情感》

上海的雨

冲刷着物欲满满的街道

令人失望的我

似乎也无所谓死不死掉

轻声笑着的你

在可怜又疼惜我的心跳

远处吹来的冷风

好像阵阵袭来的咆哮

我冷漠的心

向上天乞求春天永远不要来到


《无题》2019年3月

当人性不需被加持

当佛经不需再诉讼

当我们想让他们变成我们


当眼前的一切已不在眼前

当我已不再是我

当呼吸已不再是呼吸


人性还剩下什么

念佛诵经还有什么意义

“我“的概念也是时候终止


《无题》2019年4月 Shanghai

四月四点凌晨的街头

听着不动听的民谣

一辆等不到的出租车


白化病的犀牛

横冲直撞的想问

你是否还爱我


烘人的暖气叶片

干燥疲惫的眼睛

流泪完全是不可能的


《望来世》2019年4月 Shanghai

这一世还未完结

就已开始担心下一世


看着镜子里的脸

想象着下一世它将奇丑无比


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可能下一世会厌恶无比


掂量着自己的灵魂

也许下一世会后悔无比


怀着不再有下一世的心愿

想象着可能也许依然会苏醒


《无题》2019年5月 Shanghai

不用怀念我

我是春天里

一阵不经意的风


街道旁的樱花

便是这季节

最佳的怀念对象


不需记恨我

我是泥土中

早已腐化的花朵


世间的俗事

已经很足够

使你仇恨万千


不要不爱我

我曾在你身旁

找到片刻自我


但还是要怪我

不应该让你看到

血淋淋的脑浆


《匙》2019年5月 Shanghai

纯金的手表是否

与普通手表

报一样的时间?


金汤匙的人生是否

与普通汤匙

喝着同一碗汤?


今久未变的只是

祖祖辈辈的绑架

可又有谁能

真正阻止一切


不用关心我如何活

当我选择死亡后

只需来到我的坟前

给我带一只白色的乌鸦


无需为我的死伤感

下一世来到之时

请走近我身边

将我裹进蓝色的襁褓

拥入你的怀抱


《无题》2019年5月 Shanghai

向阳花

望着月亮

说到

你是我的月亮


昙花

面对着太阳

问着

能否成为我的太阳


《一个理由的千万种》2019年5月 Shanghai

不会飞的鹦鹉

没人会去判刑

不去抓老鼠的猫

也越来越薄情

不想活的人


不想活的人

可是云淡风轻?

不愿困在原地

却又害怕前行

不如躺下来吧


不如躺下来吧

安抚一下自己的心

不过好似无用功

至始至终的悲情

那就闭上眼睛

那就闭上眼睛


《遗书》2019年5月 Shanghai

我的坟墓前

请栽上四棵树


一棵是我的肉体

一棵是我的灵魂


一棵是我的命运

还有一棵是我的梦想


我割断手腕后

却仍旧还想着


拿起那只画笔

举起那部相机


写起那首心里的诗

和捧起你的笑脸


脖子套上麻绳

使劲挣扎着


不想大小便失禁

不想渐渐失去呼吸


不想回忆生时的快乐

亦不想失去命中的我们


《无题》2019年6月 Shanghai

在看不见轨迹的城市里

人们有目的地活着


右手拎起长裙的一角

左手撑着透明雨伞

在人行道上摇曳着


白色的帆布鞋

在雨路上俏皮

遇见白色的泥沙袋


《迷路》2019年6月 Shanghai 

献给我疼爱的小路

一片树叶的飘落

有一片树叶的哀愁


一个生命的逝去

是一个生命的悲柔


叶的腐化

孕育了泥土


命的熄灭

期待着归途


心中那一叶扁舟

载来了一碗孟婆的汤


孩子,喝下吧!

然后,你便能驶向远方


孩子,喝下吧!

然后,从此不再流浪


《花式死法》2019年6月 Shanghai

不要你假惺惺的温柔

不要你无所谓的挂念

我的死,与你毫无关联


每天想象着

十七种不同死法

却又庆幸多活一天


并非生来即是情种

亦非死要为爱而死

什么才能如我所愿


怎么死,是个问题

如何死,我已明确

既然如此,不如去死


深深地爱恋

浅浅的怀念

与不深不浅的诡辩


高高在上的姿态

插在机器里的磁带

全都是卑贱


精心修起的坟墓

不轻不重的磕头

漫不经心的成果


沉醉着

醉着

何时,在等待着


看不起的

看不起你的

看不起你的爸爸


番茄鸡蛋的打卤

打着那碗面

卤的是梦想


炎炎烈日下的饥饿

死去的不是我的胃

烧掉我爱的粮仓

Using Format